真空粘土瓦机

韩军师长回忆朝鲜战争:听说中国军队参战了官

更新时间:2021-11-24

  朝鲜战争期间,时任韩国军队第1师师长白善烨在得知中国军队参战后,心情极为焦虑,他在自己的回忆录《最寒冷的冬天II》中描述了当时的心情:

  中国军队是否会参战,在朝鲜战争初期,这个问题始终悬在美国人和韩国人的心上,尤其是韩国官兵,十分关注着中国军队参战的消息。

  但是关于中国军队是否会大规模介入朝鲜战争,直到第一次战役都打完了,美国人依然没有准确的判断,而韩国人却很快得出结论。

  1950年9月15日,麦克阿瑟指挥“联合国军”在朝鲜仁川登陆,朝鲜战局瞬间逆转,因为朝鲜半岛狭长的地理特点,“联合国军”在仁川的登陆就意味着朝鲜人民军的后路被截断,而拥有海空优势及炮火优势的“联合国军”,会对已深入朝鲜半岛南部的朝鲜军队,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大军溃退不可避免。

  仁川登陆后,“联合国军”北进的速度非常快,1950年9月27日,从仁川登陆的“联合国军”就与釜山的美军及韩军在水原附近会合,一日之后就重新占领了汉城,1950年10月1日韩国军队就越过了三八线,进入北朝鲜。

  而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则对是否越过三八线犹豫不决,直到七天后,也就是1950年10月7日,“联合国军”才大举越过三八线。

  为何美国人在三八线以南犹豫徘徊七天之久呢,主要是中国的态度让美国人不敢轻易越线日,当韩国军队越过“三八线”仅仅三日后,我国便通过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正告美国政府: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将出兵参战。

  面对中国的警告,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心中颇为不安,1950年10月5日,杜鲁门亲自飞到威克岛,与时任“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瑟讨论中国出兵的可能性。

  “可能性很小,中国人在满洲有30万部队,其中很可能不超过10万到12万5千人部署在鸭绿江边,只有5万到6万人能够渡江作战。他们没有空军。既然我们空军在朝鲜已经有了基地,如果中国人试图前进到平壤,那将出现一场最大的屠杀。”

  麦克阿瑟作为朝鲜战争前线的最高军事将领,他的话语无疑给了杜鲁门一个定心丸,杜鲁门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我们讨论了日本和朝鲜的形势,将军向我保证已在朝鲜赢得了胜利,他还对我说,中国不会进攻。”

  美国政府一面指示麦克阿瑟做好北进准备,一面说服以英国为首的八国提出了一项提案,要求允许“联合国军”使用武力占领朝鲜。

  1950年10月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八国提案,授权“联合国军”突破“三八线”。这样,美国终于为“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找到了“合法”的依据。同日,美军越过“三八线”,大举向北进攻。

  面对美国的一意孤行,我们的反应也很迅速,1950年10月8日,也就是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跨过三八线的第二天,我们的最高领导人发布命令,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并立即准备出国作战。

  志愿军出国作战是在严格保密下进行的,直到云山战役打响前,美国人和韩国人对此都一无所知。

  云山战役中,率先与敌军交战的是我志愿军第三十九军,原本三十九军的作战目标是韩军第一师,也就是文中开头提到的白善烨的部队,但是当云山战役打响前,正好赶上韩军第一师与美军骑一师换防,就这样,美军骑一师与志愿军三十九军正面相遇,韩军第一师则成了陪衬。

  而美军骑一师不仅替韩国人挨了第一枪,而且其下属的第八骑兵团被志愿军打得损失惨重(第八骑兵团的第三营近乎被全歼,全营八百多人,被志愿军打死600多人,这还没算受伤的)。

  如果不是赶上换防,那么受到沉重打击的将是白善烨的第1师,所以白善烨在回忆录中还对美军第8骑兵团充满了愧疚,白善烨在回忆录中写道:

  “无论如何,美军第8骑兵团是为营救我师才遭此噩运的,作为第1师的师长,我终生将对美军阵亡将士们表示缅怀和感激。

  云山战役后,美军遭到沉重打击,但是麦克阿瑟认为这并不代表中国军队大规模参战,并且还解释这是少部分军队,是为了保护水电站而已,并且下令“联合国军”继续向北挺进。

  “我们的对手变成了中国志愿军,他们由几十个师编成的大军埋伏在山中,引诱我们进入包围圈后,再切断退路进行围歼。从现在开始,我们要面对一场全新的战争!”

  “这种令人惊诧的情况,只能归结为是韩国人心目中对来自天朝大国的军队根深蒂固的恐惧和敬畏所致。”

  因为美国人没有经历过朝贡体系,所以对中国出兵的敏感度偏低。而在韩军中,不仅是白善烨,很多韩军将领都相信中国军队已经参战了,就连没有与志愿军交战的韩军第8师师长李成佳,在向白善烨去电时,也确信中国军队参战了,并忧虑地在电报中写道:


友情链接:
七x49cc同步报码,tx6cc天下同步报码,tx4tx49cc彩票天下网,天下同步开奖结果,天下同步报码开奖结果看看,本港同步报码开奖结果。